小护士拿着奶瓶来给新生儿喂奶,喝了一点后,孩子终于不哭了,慢慢睡了过去。

  护士告诉沈一凡黄奕雯已经脱离危险,以及她原来住在哪个病房,让他把孩子先抱过去,并提醒他几天后要给孩子办出生证,最好早点把小孩名字确定下来。

  沈一凡此时终于有点回过神来,让护士给他开一个贵宾病房,要最贵的那种。

  他考虑之后觉得,如果黄奕雯手术过后没有大碍的话,还是住在普通医院比较好,不能总是去战忽局的医院浪费国家资源,另外一点就是,他带过林梦夕、虞嫣、穆瑾萱等人去过战忽局医院,现在又带一个新的过去,还是刚生完孩子的,不知道内部的人会怎么说他,李吟霜也会颜面尽失。

  小护士不太明白沈一凡、黄奕雯以及苏静怡这几人的关系,为啥孕妇会一个人跑来医院,到没办法才把这个男人叫过来,而男人来的时候还带了另外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有钱人果然私の生活够乱的!

  不过她不是记者,没有调查真相的需要,只能先给沈一凡安排病房,然后让沈一凡把黄奕雯带来的物品都搬楼上贵宾病房里去。

  把婴儿放到特制的婴儿床上后,苏静怡问道:“一凡,要不要通知你爸妈?这毕竟是他们第一个孙子。”

  “我总得确认孩子是谁的吧?”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孩子应该是他的,但没有听黄奕雯亲口承认,或者有什么直接证据,他还是不敢惊动他爸妈,万一不是的,那岂不是搞了个大乌龙?

  苏静怡劝说道:“雯雯姐不是这样的人,之前追她的人多着呢,她都没答应过,也没吊着别人。如果不是你的孩子,她不会让护士只通知你过来的。”

  “唉!总之在事情确认前,先不要散播出去,看看雯姐自己的想法再说,她为什么要瞒着这事,一个人承担呢?”沈一凡无奈地说。这个孩子让他的心态一下子有了改变,他觉得自己该承担起更多责任来,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向其他人解释?他和李吟霜可还没有离婚,而黄奕雯恐怕得背上未婚先育的不好名声了。

  良久之后,做完手术的黄奕雯被推进了贵宾病房内,而她依然在昏睡中,看着她憔悴的脸庞,沈一凡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确认黄奕雯无恙后,他把战忽局的工作人员打发走,这件事还是别闹得人尽皆知的好。

  ……

  ……

  贵宾病房有两张床,还有可以让人躺着睡的沙发,沈一凡让苏静怡睡床上,陪着黄奕雯,自己在沙发上躺了会后,污妖王就接管了身体,然后去阳台上吹风。

  黄奕雯到了第二天早上才醒,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她孩子在哪,苏静怡连忙把还熟睡中的婴儿抱到她身旁,告诉她是个儿子。

  基本没法动弹的黄奕雯看着那睡得很香的婴儿,脸上泛起了微笑,泪水也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这段时间的苦楚,只有她一人知道。

  沈一凡这时走上前,有点尴尬的问道:“雯姐,能不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黄奕雯更尴尬,脸都红了,不敢看沈一凡,咬着嘴唇扭过头,一声不吭。

  苏静怡见这情况,走过去轻声劝沈一凡道:“你先出去吧,我来问就行。”

  沈一凡知道自己在这反而不起作用,只能先摇着头出去。

  等沈一凡离开房间,苏静怡坐到黄奕雯身边,轻声问道:“雯雯姐,孩子是一凡的,对吗?”

  黄奕雯突然紧张起来,把婴儿搂在自己怀中,摇着头说:“求求你了,别带走他,我这辈子只会有这一个孩子。”

  “雯雯姐,你放松一点,一凡不是那种霸道不讲理的人,他不会把你和孩子分开的。他会承担起自己该负的责任。”苏静怡劝说道。

  在苏静怡的慢慢安慰下,黄奕雯终于放下了戒备,承认孩子的爸爸就是沈一凡,她回忆道:“那次的事情发生后,我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事,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所以选择去外面转一转,散散心。

  后来,心情平复下来后,我回了老家去看望我爸妈,告诉他们自己在休年假,可以陪他们一段时间。可是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了孕,一下慌张起来。除了沈一凡,我从没和别的男人有过亲の密接触,所以孩子就是那晚有的。

  我的血型自己清楚,这个孩子如果打掉,再怀孕的话风险很大,很可能保不住,因此我必须把他生下来,哪怕只靠我一个人,我也要把他养大。

  可是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更别说结婚,这事传出去的话,我家人都会被耻笑,抬不起头来,所以我找了个借口回到东华,租了个房子住。

  我住的地方离妇幼医院很近,方便来做检查。

  回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东华的医疗资源比较好,可以减少风险,另一方面,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以通知沈一凡及时赶到,让他做决定。不过我始终没想好这事该不该告诉他,拖了一段时间后,离预产期越来越近,我就想着先生下来再说。

  没想到昨天洗澡时我发现自己开始流血,把我吓得不轻,赶紧带好所有东西来医院检查。

  医生检查过后说最好马上做剖腹产手术,需要家属签字,那时候我意识已经有点模糊,想着爸妈从老家过来得很久,于是报了沈一凡的手机号码。”

  听完黄奕雯的讲述,苏静怡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居然一个人挺着个大肚子生活那么久,真不知道该说女人本弱,为母则刚,还是该说一孕傻三年,这期间万一出点什么变故,这孩子都可能保不住。苏静怡自忖如果是她的话,怕是做不到完全不让身边所有人来帮忙,就靠自己硬撑下去。

  她握住黄奕雯的手,耐心地问:“那你本来的打算是什么?真的永远不让沈一凡知道他有个孩子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告诉他比较合适,我不想让他认为我是用孩子来要挟他,我真的不是要什么赔偿。”黄奕雯说着说着又开始流泪。

  苏静怡替她擦去眼泪,安慰道:“一凡他不会这么看你的,上次的事过后,他一直很后悔,一直想找你,可怎么都找不到。现在你们有了孩子,更加不能分开,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缺少一半的爱啊。你就留下来吧,虽然会有一些困难,但两个人面对总比你一个人面对的好。”

  “我知道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可谁希望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是私生子啊!”黄奕雯哀怨地说。

  “这是没办法的事,一凡和他妻子李吟霜其实感情很一般,他们都不住在一起,有点商业联姻的意思。他现在有苦衷,没办法离婚,否则他前女友林梦夕也不会离他而去。

  另外李吟霜知道一凡有其他女友的事,但她并没有干涉,所以你不用太担心。虽然一凡身边的女人确实有点多,不过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也没有那种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事,所以你如果留下来,肯定比带着这个孩子离开要好。

  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他肯定是格外重视的,说句不好听的,以他现在的能耐,他想要这个孩子的话,你肯定带不走。”苏静怡柔声的劝慰黄奕雯。

  照理说黄奕雯生下了沈一凡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儿子,以后很可能母凭子贵,让她留下并不符合其他女人的利益,不过苏静怡相信如果今天在这里的是沈一凡其他女人,也会劝黄奕雯安心留下来,成为沈一凡的后宫之一,沈一凡似乎就有这种魔力,让身边女人们心甘情愿的一切为了他们的“大家庭”而努力。

  黄奕雯本来态度上就有松动,她现在主要担心的就是儿子的身份问题,她其实想和沈一凡在一起,可也明白沈一凡怎么都不可能会娶她,没想到阴差阳错下两人有了孩子,那选择留下肯定比独自带着孩子离开要好,所以和苏静怡长谈过后,她默默的答应了下来。

  很快有医生过来给黄奕雯做检查,由于她是剖腹产,所以还需要留院治疗一段时间,而她儿子此刻依然在呼呼大睡,完全没有要醒的样子,医生嘱咐等到中午婴儿还没醒的话,要拍脚底弄醒他,给他喂点奶。

  黄奕雯第一次生孩子,完全是不知所措,一切都听医生和护士的安排,至于苏静怡,更是什么经验都没有,帮不上多少忙。

  抽空的时候,苏静怡到了病房外,把她和黄奕雯的对话告诉沈一凡,并让他进の去陪陪黄奕雯,给他们“一家三口”独处的机会。

  见到沈一凡进来,黄奕雯其实有点尴尬,她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医生护士给她治疗的时候,隐の秘部位经常会暴の露の出来,而她虽然和沈一凡有了孩子,但两人没有恋爱的过程,除了沈一凡醉酒的那一次外也没有过亲の密接触,她还不习惯在沈一凡面前暴の露自己的身体。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21253/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