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时间匆匆而过,除了下午的时候朱闻天召集腾龙高层几人开了个碰头会之外,朱闻天感觉自己一直没有闲着,又感觉什么实质的东西都没有做。

  碰头会的主要内容是厂房建设之后准备扩大产能的议题,也就是新生产线的准备方面,朱闻天听了一下大家的意见,尔后进行了一番督促。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腾龙高层会议多了三张陌生面孔,就是之前带队巡回演唱会的三名年轻中层,朱闻天是第一次见这几人。

  现在这三人从巡回演唱会回来,被蒋玉华直接安排到了那1000亩地开发建设现场,不再施行分工的方式,而是各自分包一片建设区域,进行最后的考核,然后才会加以使用。

  这件事情朱闻天是知道的,蒋玉华曾经跟他事后请示过,说这三人在巡回演唱会时分工负责进行得比较顺利,表现都还不错。

  当然了,朱闻天对自己的判断能力还是比较相信的,正因为参会的三人都是男性,而朱闻天又无法通过【识女】衍生属性精确判断他们的情况,所以即使接下来要委以重任,朱闻天暂时也不会像对待吴汉红、付丽丽、王娟几人那样,直接给予很大的权利。

  晚上的时候,邻了最后要去招待所休息的时候,朱闻天还给宋老头打了个电话,叮嘱他那边儿一定要把电视机预定会给组织好,届时他会亲自过去参加。

  而幸亏朱闻天打了一个电话,这时候宋老头才跟他说,正考虑着要不要更换预售会的地址,或者可以直接考虑电视机厂所在地,实在是因为节日期间PEK不太方便。

  宋老头说出这话来,显然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甚至还在最后的考虑阶段,以至于朱闻天打电话过来之后他才说这事。

  随后朱闻天又试图联系徐默春老师,这一次也很碰巧,徐默春最近在忙一个新课题,有关进出口技术壁垒方面的,正好接起来朱闻天的电话。

  一番了解下来,徐默春也建议朱闻天把电视机订货会这种可能弄出大动静的商业活动放在大连那边去办,这一下朱闻天终于下定了决心。

  尔后朱闻天又跟宋老头沟通一番,将电视机发售订货会的地点最终定在了大连。现在电视机研究所集合,然后直接前往电视机厂。

  宋老头组织人员的同时,其实还要安排后勤,腾龙的经销商都是好命的,这一次朱闻天安排凡是参与的经销商,当年腾龙业务量超过10万元的,就给安排食宿,就算是不订货,也相当于免费旅游了。

  而当年腾龙业务超过100万元的,更是贵宾级VIP待遇,它跟前者的区别是招待标准相差好几倍。

  这种待遇区别的凸显是应该存在的,对腾龙业务的开展也是一个刺激,其实这两者都还算好的,而在规定标准10万元业务以下,而又想要参与电视机订货的经销商,那只能说声抱歉,腾龙不会通知其参与。

  就算是自己跑过去了,只要不是在通知名单上面的,那么所有的花费都要自理,参与相关活动倒是可以,但是涉及到有花销的部分必须全部自掏腰包。

  这些标准和原则都是朱闻天定了之后交代给宋老头的,在组织电视机订货会之前就会通知到各个经销商那里,甚至朱闻天还建议宋老头直接形成活动办法自用,以及活动规则下发下去。

  地点进行了更换,为了缓冲前期通知安排的时间压力,订货会时间也往后进行了推移,定在了10月5日这一天。

  这个时候假期都是一天半天的,甚至有些地方都没有假期,朱闻天之所以选择10月5日,是因为有的经销商在那之前可能在PEK有游玩安排,毕竟此前的计划中他曾经提及过这事。

  想想应该没有什么疏漏,朱闻天这才离开腾龙大厦办公室前往招待所休息,将下一天(也即第10天)的登录时间和地点都确定了下来,而且泡个浴缸是肯定少不了的。

  金秋十月,一大早朱闻天便踏足大连,来到电视机研究所门前的时候才6点钟而已。可能是天气的原因,这个时候的大连已经感觉有点儿凉了。

  当然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朱闻天是什么体质,这点儿凉意对他而言还真不算什么,只不过穿的衣服看起来略显单薄而已,这还是朱闻天考虑到是北方,特意换了个长袖的结果。

  “看,那是不是朱先生?”

  “是啊,看起来像是......”

  “就是!走,过去迎一下......”

  “朱先生,这边儿,我们很多人已经到了!”

  “......”

  朱闻天刚刚走进电视机研究所大院之内,就被人喊住了,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朱闻天发现是腾龙最大的几个经销商都在呢。

  有东北这片的地头蛇老龙,有西山两个大经销,有东山新发展的大经销老徐...

  “你们都到了啊,怎么样,选在大连这边儿看看海也不错吧?当初说得让你们旅游一下我可没有食言啊。”

  “对!”

  “怪好的。”

  “是挺好,俺还没见过大海...”

  “你健忘吧,老徐,去年SZ订货会,你真没有到过海边啊?”

  “呃...俺是说没有见过北方的大海还不行吗?”

  “......”

  这些大经销商都是一早就跟腾龙进行合作的,有的是最初就很有钱,有的是跟着腾龙干发了,所以对朱闻天都很熟悉,也都很热情。

  “老龙,不吭声是不高兴啊?”

  朱闻天发现一向大嘴巴的东北老龙这会儿有些欲言又止,于是向其问话道。

  “哈哈哈,他啊,朱先生你不用理他,刚才你还没有过来的时候就说,这回要好好在PEK玩玩,平时虽然经常去,但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都没怎么玩过,结果地点又改了。”

  立马就有人指出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老龙是因为这个原因。

  “是啊,俺指望在PEK好好住一住大酒店呢,结果你们又改到了俺家门口,什么看海啊什么的,俺天天看都看厌了......”

  “哈哈哈......”

  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笑声来。

  :。: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2127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