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朋友既然拦住我两人,何必在藏头露尾,不如出来一见?”严铮身形站稳,旋即大笑一声,朗声说道。

????梦如妍身体凌空一转,轻轻落在了严铮身后,眼眸转动,瞧着黑芒射来的方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浅浅一笑中,似是已知晓来人是谁。

????“哼!朋友?你杀我三位兄弟,如今咱兄弟俩人既已发现了你们的踪迹,又怎能让你们安然离去!”随着一道冷哼之音响起,两道人影便是出现在严铮的面前。

????只见两人身形皆是七尺开外,其中一人如铁塔般耸立着,面色黝黑,虎背熊腰,两条胳膊比寻常人的大腿还要粗壮许多,肌肉虬张如精钢铸成,一道狼头纹身在他的左臂之上,更是显得他整个人彪悍无比。

????相较于他,其身旁之人则是显得较为清瘦,只是头顶上寸发不生,一颗大光头,在阳光之下泛着幽幽亮光,煞是耀人眼球,八字眉,朝天鼻,眼神中虽是闪动着如毒蛇般阴冷目光,但是其嘴角竟是还含着一抹笑,他长得虽是极丑,但站在那,却犹如标qiāng一般挺直。

????“呵呵,如此说来,两位便是那‘金羽战狼团’血战五人众的其余两位了,既然你们都来了,我想那秦武二少爷他们也该到了吧……”感受到两人体内弥漫出的强悍劲气,严铮瞳孔骤然缩成了zhēn kǒng大小,正欲说话,耳根一动,便是呵呵大笑一声,旋即目光便是缓缓转向了两人身后不远处的几颗参天大树。

????“哈哈哈!我说过我不会让你走出这魔兽森林的。如今你杀害‘金羽战狼团’的人,更是该被人千刀万剐,你现在还想着活者离开这里吗?”

????一道刺耳的奸笑声从那巨树后传来,旋即两个身着长袍,胸口绣有一个丹炉徽记的男子便是抬着一个简陋的担架出来了,那担架上抬着的赫然便是那个所谓的秦武二少爷。

????严铮不屑的扫了这边一眼后,重重叹息了一口气,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缓缓说道:“哎!早知道不杀了你小子,必是麻烦不断,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当真是给我找了不少的麻烦。但是这次你既然出现了,你觉得我还会犯一次错误吗?”

????闻言,秦武二少爷想到严铮下手的狠辣,身体不由狠狠的打了个哆嗦,不过当其看到身前那如同铁塔,标qiāng般站立的两人后,却是冷笑了起来,眼睛里闪动着怨毒的寒光,狞然大叫道:“你以为你还能活吗?!我待会要亲手打断你的手脚,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我记得你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最后断手断脚的,还不是你。我这人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我说不会再犯错误,就绝对不会再犯错误!这点,你倒是可以放心。”面对着秦武二少爷色厉内荏的叫嚣,严铮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缓缓却又认真的说道。

????秦武二少爷身体又是不由一阵颤动,后背不由冒出一阵冷汗,他哼哼了两声,却是没有再说话,眼神中却是闪过一抹畏惧的光芒,冲着那两个男子摆了摆手,竟是后退到了那参天巨树一旁了。

????严铮瞧着那秦武二少爷,心中悄然涌动出一抹冰冷的杀意,暗道:“对于这样睚眦必报,心胸阴险狭窄之人,让他永远闭嘴,远比打断他的手脚来的更好一些。”心中念头转动,他的目光也是瞧见了秦武二少爷身后的秦刚。

????此时的秦刚的面无表情,如同木头人一般的静静站在秦武二少爷身后,当严铮瞧向他的时候,正巧他的目光也是往严铮这边瞟了过来,当两人目光相会之时,他不为人觉的微微点了点头,旋即一双眼睛便是朝着右边转了转。

????对于秦刚的暗示,他心中只觉突地一跳,却并未向右侧望去。微微一笑下,只见他冲着那‘金羽战狼团’血战五人众剩下的那两人挑衅般的勾了勾手,大声道:“既然两位是来替兄弟报仇的,为何到现在还不动手?”

????话落之后,严铮面带不屑的一笑,旋即缓缓转向梦如妍,笑道:“一会我自己对付他们两人已足够,你只管看着便是……”说着,他朝着梦如妍隐蔽的递了个眼神,而他自己也是轻轻朝着右边瞧了一眼。

????只见那右侧不远处,一条如玉带般的清澈溪流从山体之上蜿蜒而下,溪流两侧巨树参天,一簇簇野花争相斗艳,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异样,然而严铮自是明白,在如此情况之下,秦刚方才的眼神中必然是有着某种暗示。

????“我倒要看看你小子,为何如此之狂!”就在此时,那如铁塔般耸立的黝黑汉子,在一声怒吼之中,已是手持黑色玄尺暴射而来,而另外一人则是手握黑色短刀,浓郁的杀气锁定着不动的梦如妍。

????“呵呵,既然你急着送死,我就送你去见你那三位兄弟……”严铮嘿嘿一笑,神色虽轻松自如,然而手中昆仑万啸棒却是突兀出现,显然对这铁塔般的黝黑汉子并不像他口中所说的那般藐视。

????黝黑汉子眼眸杀机四溢,身形诡异闪动,却又迅疾无比的向严铮窜来,厚重的黑色玄尺渐渐涌动出一股燃烧的炙热火焰,玄尺之上顿时弥漫出一股凶猛的杀气,如同在火焰中煅烧的神兵利器。

????严铮眼眸陡然一缩,体内战魂之气如同潮水般涌动而出,脚掌一踏,身形顿时狂射而出,手中昆仑万啸棒发出一声声嘹亮的鸣叫,宛如天空中的烈日一般,璀璨金光耀动,浓郁战意席卷而出。

????“小子,接我一记,地级高阶战技——**焚身尺!”

????怒啸之中,黑色玄尺光芒大盛,眨眼之间,一股汹涌的火焰便是猛地自尺身之内腾然而出,火焰袅袅翻腾,瞬间汇成一道巨大火柱,向着严铮吞噬而来。

????严铮青衣飞舞,身体化为一道青光,犹如一头豹子般,望着笼罩而来的巨大火柱,心头不由一颤,暗道:“此人应就是小妍口中的傅彪,果然不愧是那血战五人众里面的头号高手……”

????秦风,血战五人众排行第一,实力强悍,诡计多端,善于用智,为血战五人众头号智囊,曾闯入十万沼泽地,游走于各大阴暗势力之中,却是毫发无伤;傅彪,血战五人众排行老二,一把黑色玄尺纵横天下,火属性战将巅峰级实力,生性狂暴,手段狠辣,为人暴戾,曾以一人之力,独占‘黄金甲’精英战队中黑旗营,杀一十二人,狂笑离去。

????这些自然都是梦如妍在山洞中告诉严铮的,可以说这两人每一个都是极为棘手难缠。而严铮两人自知在灭了秦乱等人后,这秦风以及傅彪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梦如妍自然是将知道的全部说出,也好让严铮有所准备。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只见那道狂暴的巨大火柱在刹那间便是出现在了严铮面前,旋即一下子将其卷入了其中,周围的参天大树在那道火柱所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下,直接爆燃起来,熊熊火焰宛如恶魔般,吞噬了一切,空气剧烈的扭曲着……

????望着这一切,傅彪的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阴森的笑意,对于六和焚身尺的强悍威力,他有着不可摧毁的信心,没有人可以抵御那种狂暴的火焰,那种如跗骨之蛆的火焰甚至lián zhàn圣强者都要避其锋芒,“哈哈,小子,我就要让你尝尝这种被烈火焚身的滋味……”

????秦刚被眼前的一幕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道狂暴的巨大火柱,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心中已经决定要紧随的人,竟是连傅彪的一击都没有阻挡住,即使隔着如此之远,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有着多么炙热的高温,多么狂暴的能量!

????“哼!你不是狂吗!你不是厉害吗!哈哈,你就这样被烧死了,真是太便宜你了……”突听一声刺耳的咒骂响起,秦刚侧目一望,只见那秦武二少爷此刻已经狞笑着从担架上坐了起来,眼中凶光闪动,咬牙切齿的嚷道。

????看到被火柱吞噬的严铮,梦如妍嘴角依旧是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对于拥有上古第一奇火的严铮,她没有一丝的担心。反而是那一动不动的秦风,让她心中颇为忌惮。

????秦风的嘴角同样是挂着一抹笑,一双如毒蛇般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梦如妍,虽然傅彪的**焚身尺威力强大,但是他却并不像其他人一样,认为此人会直接葬身其中,多年闯荡的经验告诉他,这小子虽然年轻,但是绝对是个极难对付的人。22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21318/2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