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过来唱首歌

小说:地球求生指南 作者:伴读小牧童 我要报错
  介入网络的萨塔尼亚拥有着可怕的力量,就用检索功能来说吧,以前它必须要连接数据库才能够搜索到需要的数据,而现在它可以进行无限制检索,世界上可没有什么防火墙能够挡得住它,所以只要执行了分析程序,萨塔尼亚就会进入所有的渠道中去检索这个人的信息。

  只要此人在网络上留下过任何存疑的东西,都会被快速的搜索出来,而除非这个人根本不使用网络,那么她的痕迹就一定会被抓取到。

  随着这个女人的数据被慢慢抓取出来,其中就包括和那个已经被枪决的杀人犯的合影,还不止一张,大部分都是很早就已经被删除的照片,甚至当时警方都没有找到破绽的那种,但现在却还是被萨塔尼亚给挖了出来。

  包括她曾经浏览过的网站以及发表过的言论,真的……谷涛看完之后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在网上当喷子的好,这些东西看完之后,他感觉自己就跟光着屁股暴露在人家面前似的,虽然他的个人信息早就已经被屏蔽了,但仍然后怕的很。

  “这个女人和那个杀人犯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且有一部分尸体已经找不到了。”谷涛侧过头对六子说:“不过还没有证据是邪教,应该只是单纯的变态杀人。”

  “嗯,这方面我倒是听过不少类似的案子。”六子喝了口小酒:“不过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判定别人是凶手啊。”

  “当然不行啊,这些证据只能证明她和那案子有关系而已。”谷涛继续翻阅着萨塔尼亚弄来的资料:“她还是俄罗斯臭名昭着的食人魔奇卡提罗的粉丝,在外国很多网站上发表过关于对这个变态的崇拜。”

  奇卡提罗这个人其实可以说是一个传说级的变态了,也是20世纪人类史上最可怕的变态,官方数据上他杀害并食用了53人,但实际数字应该远远不止这些的,只是恰逢那时苏联社会结构动荡飘摇,很多东西已经不可考证了,但即便是这样,五十三这个数字也是相当可怕的。

  而这个家伙的故事流传到全世界之后,他就俨然成了变态们心中的明灯,就光是1992年他的事情被广泛流传出去之后的那一年,全世界范围内杀人碎尸并食尸案子创下了新高,再到后来所有这类的案子都不再被广泛报道,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样会埋下怎样的种子。

  “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怎么就喜欢这个呢。”

  “唔,跟她童年的经历有关。我根据她曾经以私密身份发出的帖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谷涛眼前的数据快速变动组合:“七岁时她的亲哥哥失踪,当时有传言她哥哥是被人拐卖到山里吃掉了,这是她童年的第一个阴影。第二是个她曾经被邻居猥亵,具体过程没有提及,但她倒是提过说她当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奶奶,她奶奶不但没有帮她主持公道,反而打了她一顿,说为什么不去弄别人就去弄她,还不是因为她太贱了,这件事应该是反社会人格的根源成因。”

  谷涛继续往下看:“她还挺厉害的,是公费出过留学的,智商上应该没问题。等下,这里有好玩的。”

  他把东西拿到六子面前,手一划就分享给了六子,六子看完之后,眉头一挑:“这么巧的么?”

  “我想应该不是巧合了,这人厉害啊。”

  六子看的东西是从警方档案里调出来的,是萨塔尼亚认为与这个女人有关系内容,内容很简单就是四起意外的警方备案,四起案子共有十一人死亡,但经过调查都是属于意外事故。

  乍一看,这四起案子并没有直接关联,而且时间跨度超过五年。第一起案子是老年人操作电器不当导致触电、第二起案件是火灾,导致一家七口全部烧死、第三起案子是车祸,一辆农用三轮车翻下田埂造成驾驶员死亡,最后一起案子是误食毒蘑菇,两口子中毒不治身亡。

  十一个人,天南海北的,而且现场司法认定都没看出任何破绽。

  但谷涛却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几个人啊……那个老太太是这个女人的奶奶,而那一家七口是之前性侵她的邻居,而那个车祸的人则是邻居家的大儿子,中毒的两口子是她的父母。

  也就是说,她自己家和邻居家都被灭了门,一个都没留下来,如果说能够确定是这个女孩干的话,那么这个人简直可以被称为犯罪天才了,一般人在她手里接不住三个回合。

  但不过特别不幸的是,她这次下手的目标居然是辛晨,也不知道是辛晨运气不好呢,还是她的运气不好。别的不说,就以辛晨的能力,站在那让她拿刀砍三十年,辛晨眉头皱一下就算他输了。

  不过谷涛还是很好奇,这个娘们儿到底打算对辛晨干点啥呢?杀了吃肉啊?

  啊,说起来谷涛突然想到了一部电影叫《水果硬糖》里头切蛋蛋的画面历历在目,随便想了一下辛晨被切蛋的画面,谷涛居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带狗做绝育……

  “你笑什么?”

  “我在想啊,如果那个姑娘把辛晨迷晕了,带回家打算用刀割他,可是横竖割不动,那场面得多尴尬啊。”

  “哈哈哈哈哈……你是个沙雕吗?”六子乐不可支的打了谷涛两下:“修罗霸体可不是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想到那个画面,好好笑。”

  “是吧。”

  “嗯,太有意思了。”

  辛晨的修罗体是真的强,别说一个弱女子了,就是谷涛的光子刃都要加大功率才能切开他的表皮,而他一旦感觉疼痛就会启动护体罡气,那就得用爆拆装置了,上次给辛晨做血管瘤切除的时候谷涛就碰到了这样的麻烦。

  “继续观察吧。”

  “我寻思着,别观察了。”六子抹了把嘴:“等会咱们去逛街,让辛晨自由发挥。”

  “啊?”

  “如果是婊,我这哥啊,太单纯容易被骗。可要是坏人,那你放心吧,他死不掉的。”

  谷涛想了想,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本来过来治婊的,但现在发现整个事情的性质都变了,这反而用不上谷涛他们了,只要把这些数据信息传输给辛晨就完事了。

  六子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六子了,她可是个相当了不起的决策者,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已经非常成熟了,再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一拍脑门就去干了,而她的意见自然也就可以影响到谷涛的决定,所以他们欢快的决定下午去逛街,把辛晨扔在那一个人面对那个女孩。

  而辛晨收到那些信息之后,变得哭笑不得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师弟和妹妹居然如此不靠谱,居然真的就扔下他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辛哥哥,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你就觉得你好面熟哦,我觉得你好像那个倾城剑仙。”

  “哪个?”辛晨在手机上给谷涛发消息,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什么倾城剑仙?”

  “就是新闻里啊,那个在伦敦一剑挥出去把乌云都给切碎的那个剑仙啊,我觉得你跟他长得好像。”

  “不能够。”辛晨摇头道:“他哪有我帅。”

  “是呀是呀,我辛哥哥最帅了。”

  如果之前,这个姑娘用这种娇滴滴的语气说话,辛晨一定会高兴的飞起来,但现在看到了她的那些资料之后,就连辛晨都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辛哥哥,我们出门吧,我带你去玩。”

  “好。”

  辛晨起身假模假样的去结账,而在结账时,老板悄悄递给辛晨一个小小的东西,说只要按下去三十秒内他们就能到位,而辛晨笑着把东西塞回了他手里:“这就是我师弟胡闹,哪能麻烦你们。”

  说完,辛晨转身回到房间:“好了,我们走吧。”

  在带辛晨去玩的路上,姑娘全程表现的都很平稳,发挥的很好,完全看不出破绽的那种,而辛晨的心却越来越淡定,也越来越面无表情。

  “辛哥哥,你心情不好啊?”

  “没有啊。”

  “那去我家休息一下吧。”

  来了!辛晨眉毛一挑,嘴角露出很淡定的笑容:“好啊。”

  “你可不要乱来哦。”

  这个叫悠悠的女孩带着辛晨就来到了她的家中,直接跳过了出去玩的环节,而谷涛和六子则在电玩城玩抓娃娃,他们似乎把辛晨都给忘记了,两个人就在那一通疯玩,直到天色将暗,谷涛的背包上也挂满的娃娃的时候,他突然一拍大腿:“我们是不是把辛晨给忘了?”

  “哎呀我操……”

  六子立刻甩开手上的定位器,看着辛晨的光标正在上头闪烁:“离我们好近啊。”

  “走。”

  谷涛牵着六子的手来到一个阴暗的角落,接着两人启动了隐身装置,开始在高楼大厦之间快速穿梭,因为没有穿戴战甲外骨骼,所以他俩不能飞,只能是借助辅助装置高速弹跳。

  而直到他们抵达了辛晨所在的位置,吸附在外墙上看到了辛晨,而这个家伙正坐在一张凳子上吃着一包怪味花生,双脚被绑着,感觉到外头有动静,他慢慢回头,然后居然直接把脚从绳子里拿出来了,打开窗户:“进来吧。”

  谷涛和六子面带疑惑的钻进了房间,而辛晨从口袋里又拿出一包怪味花生,拆开之后塞了一粒放嘴里,咔嚓咔嚓的咀嚼着。

  “你这是……怎么个套路?”

  面对谷涛的疑问,辛晨慢慢走回凳子,把手放回后面,那绳子嗖的一下就自动捆了上来,脚上也被捆住,保持一个被锁死的造型:“还不明显吗?”

  “被捆了?”

  “昂,还不给我饭吃。”辛晨再次把手抽出来,拿出怪味花生:“还好我刚才去楼下买了几包花生吃。”

  “你有点被绑架的样子好不好。”六子坐在旁边的床上:“尊重一下别人。”

  谷涛走过来研究了一圈,嘿嘿一笑:“她人呢?”

  “接了个电话就走了,诉求也没提,真奇怪。”辛晨叹气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还纳妾不纳妾了?”

  “不敢了不敢了。”

  而就在三个人站桩聊天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声脆响,谷涛立刻和六子重新启动隐身,而辛晨也乖乖的把自己给捆了起来。

  不多一会悠悠从外头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辛晨旁边,肆无忌惮的开始换衣服,而谷涛上下打量了一圈,寻思着这姑娘身材还是可以的呢,前凸后翘的。

  “辛哥哥,委屈你了,真对不起。”

  辛晨不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嘴里还含着花生,一说话就全露馅了。

  “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可是男人都该死。”

  这是什么逻辑?谷涛都懵了,男人该死和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必然联系吗?难道不喜欢就不该死了吗?这个逻辑根本说不过去啊。不过倒也没关系,毕竟正常人为什么要顺着变态的思维去思考。

  “呐,辛哥哥,你说你为什么突然就要来见我呢,如果你不来,我们就可以一直甜甜的恋爱啊,多好。你给我送礼物,我对你撒娇。”

  辛晨实在忍不住了,吱嘎吱嘎的咀嚼起花生来。

  “咬牙切齿有什么用呢,辛哥哥你真的是个帅哥。我其实都有点舍不得。”

  这个悠悠只穿着三点式的内衣来到辛晨面前,跨坐在他腿上,轻轻抱住他的腰:“多可惜啊……”

  趁着她趴在胸口的时候,辛晨赶紧把藏在嘴里的花生翻出来咔嚓咔嚓的全给嚼了起来。

  “你在吃什么?”

  悠悠不傻,吃东西的声音还是很明显的,她仰起头看着辛晨,面带诧异:“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太神奇了好吗,如果谷涛不知道辛晨是辛晨的话,看到一个被自己五花大绑、生命岌岌可危的人正在这种时候疯狂咀嚼怪味花生,他也会崩溃掉的好吧。

  “啊。”辛晨低头看了一眼悠悠的胸口:“这个不太重要,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我绑在这,不是说好了只是玩个游戏吗?”

  这个悠悠眉头紧锁的站起身开始检查辛晨身上的绳索,但发现并没有被解开的痕迹,一切看上去都是跟之前离开时一样的,可她家也并没有怪味花生这种东西,这家伙到底从哪弄来的吃的?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告诉我!!!”

  悠悠突然显得有些歇斯底里,这一点谷涛是大概能理解的,因为明显这个悠悠是高智商人群中的一个,当高智商人群碰到自己智力无法理解的事情时,一定是会狂躁的。

  谷涛也是这样,但相对于这个变态来说,谷涛发脾气的方式比较特殊,他会逮着王子骂一顿,其他的倒是还好。

  “等等,我们做个交换。”辛晨吧唧着嘴:“你告诉我,你打算对我干什么,然后我告诉你花生是从哪来的。”

  辛晨的话差点让旁边的谷涛笑场,但他还是忍住了。

  什么叫有恃无恐?这就叫有恃无恐好吗,放在别人身上碰到这种事已经要吓死了,可是辛晨根本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坐在那用那种毫不在意的语气跟人说话。

  演技太差……太差啊!

  “算了,拿下吧。”谷涛跟六子说了一句。

  悠悠也听到了谷涛的声音,她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厉声喊道:“谁!谁在那!”

  可是她话还没说话,突然就被一拳干翻在了地上,接着六子在她面前显出身形,接着是谷涛,最后辛晨也直接松开了绳子站了起来,默默的从口袋里摸出怪味花生,继续吃了起来。

  “她刚才抱我的时候,真把我吓到了,我还以为她要拿我花生。”辛晨把花生全倒进自己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那我可不同意哦。”

  而被打倒在地的悠悠实在是站不起身了,她的力量哪里是六子的对手,生生被震慑之后,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而那把刀则被辛晨捡了起来,用手捏吧捏吧扔进了垃圾桶。

  “报警啊?”谷涛走过来笑道:“还是你自己处理?”

  “我就特别好奇,她为什么要把我捆起来啊。”

  “因为你看上去很好吃吧。”

  六子揪着悠悠的头发把她扔到床上,然后用之前捆辛晨的绳索把她给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掏出手机:“报警么,就别着急报警,我觉得这娘们身上有点东西的。刚好,她说不说也无所谓了,我那边刚发明了听话水这种东西,拿她做个试验。”

  而辛晨这时候歪着头走到悠悠面前,挠挠头说:“之前你不是说我长得像倾城剑仙吗?”

  辛晨说完,伸手一挥,一圈剑气所化的长剑在他身后如同开花一样绽放了出来:“我就是。”

  “其实,你真干了一件蠢事。”谷涛拍了拍悠悠呆如木鸡的狗头:“他真的有跟你好好谈一场恋爱的打算,你把他对这个世界最美的幻想都给毁灭掉了。”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2155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