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国家机器在幕后使劲,以及天元诊所从旁做背书宣传,华夏中医医院正式开门接诊的日子,对所有的疑难杂症患者来说,可谓是两眼忘穿秋水,甭提有多高兴了。

  故而。

  在五月份,甚至就在更早的时间,已经有不少的患者朋友从五湖四海朝岭南赶来,率先入驻在岭南人民精心布置的酒店和宾馆内,耐心的等待着。

  正如天元诊所官网上所说的那样,和华夏中医医院相比,两者虽然拥有着相同的医资力量,但是后者却更加便利和实惠。

  首先,中医医院每天不限接诊患者数量(没有“事不过三”的限制);其次,不论患者身份地位(没有“三不医”的限制);最后,收费更加实惠经济(前者诊费为“三取其一”,而后者仅为“十取其一”。)

  天元诊所的确很犀利,也很吊炸天,但是由于夏浩然制定的特殊规矩和制度,使得所有患者朋友只能望之不及。

  没办法!

  暂且不要说全球了,单单华夏境内,由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导致患者何其多?天元诊所这些年是接诊并治愈了近万名疑难杂症患者,但这个数字对庞大的患者群体来说,无疑于九牛一毛而已。

  天刚蒙蒙亮,从中医医院会诊楼中最大的那间会诊室门前,一共两支长长的队伍,都快排到医院外面的马路上去了。

  而且。

  最重要的是,现在距离中医医院正式上班时间有近乎两个多时辰呢;而四个小时之后,谁知道那两排队伍到底还会增加多长。

  夏浩然的神识在外面的两条长龙上扫了扫,随即说道:“老马,安排我们的安保人员维持好现场的秩序工作,以免发生混乱;必要的时候,可以向地方公安部门申请求助!”

  “没问题,我这就去办!”

  对于外面的两条长龙,副院长马建华心中十分的清楚。不管有多少患者,不管今天最终接诊到什么时候,开门做生意,不!应该说是中医医院开门接诊,那会有医院嫌患者太多的缘故?

  所以不仅是马建华,还是在场的所有中医工作者脸上,此时都洋溢着一副极其开心的笑容。

  前期的宣传和造势很成功!

  至少。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华夏中医医院今天开业接诊,已经取得了一个开门红!

  “老卢,你和各位科任教师,以及所有的学员们自由分成若干个小组,分别在诊断室、以及各诊疗室参观学习。今天,你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多看,多听,少说话,多学习!”夏浩然吩咐说道。

  “是!”

  夏浩然又回头在李梦瑶和林瑾萱等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笑着说道:“今天我会诊,张月负责记录,瑶瑶你和林丫头两人负责治疗,老马你负责统筹全局;另外,医院的护士和相关的工作人员,可不能给我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

  微微一顿,夏浩然接着说道:“为了提升工作效率,咱们尽可能的把治病救人做成像工厂车间那种流水线一样,务必烧好

  中医医院开门营业的第一把火!”

  “明白!”

  众人齐声吼道。

  “行了,按号叫人,开始会诊!”

  随着夏浩然大手一挥,华夏中医医院终于开始向一台机器般疯狂运转起来,并且,以其精湛的医学技术,正式向全世界宣告华夏中医必将振兴!

  中医医院,接诊楼内。

  夏浩然负责诊断,张月负责记录,李梦瑶和林瑾萱两人负责治疗。除了少数的病人需要开具中药调理外,绝大多数的病人,只需要简单针灸就可以完成治疗。

  诊断!治疗!

  以夏浩然为首的“流水线作业员”,其实早前在天元诊所时就养成了一种良好的默契和配合,所以,效率那是杠杠的。

  所谓的疑难杂症,泛指一些因社会、环境、因素的发展、变异、使人类生活不能适应而引起的各种久治不愈的疾病。像人类常见的癌症,心脏病,糖尿病,白血病,艾滋病,抑郁症等,甚至,包括先天性聋哑、痴呆、失明、脑瘫等……都属于疑难杂症。

  这些症状,之前众人在天元诊所大多都有过接触。所以,此时每个人再次面对时,都觉得没有任何的难度。

  夏浩然并不清楚的是,此刻的他正忙于在急诊室内接诊,但外面却闹翻了天。

  正如之前所猜测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患者和患者家属陆续赶到岭南中医院,甚至很多人都是风尘仆仆一路昼夜星辰,为的就是能够得到华夏大神医的会诊和治疗。

  马建华统筹全局,接诊楼那边正在忙碌的夏浩然等人他心中自然是一百个放心;至于中医医院内部的那些医务工作者,都是从全国各医疗系统抽调过来的佼佼者和优胜者,而且,他们这些人事先可都是系统接受过天元诊所的实操和培训的。

  但是。

  此刻外面矗立的两条长龙,以及那各种吵闹声连续不断,则实在令他脸色发白担心不已。尽管事先他已经知道,中医医院正式挂牌营业,会有很多的病人慕名而来,但他万万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多的人。

  怎么办?

  难道说还真要向地方政府申请帮助?

  “砰砰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敲开,一名副手快步走了进来说道:“院长,还真如您之前所说的那样。夏院长那边接诊的效率已经够高了,但是前来我们医院的病人实在太多了,再加上同行的病人家属,现在外面的人流量已经超过了我们医院的承受能力,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会出大事的。”

  马建华闻言扶了扶眼镜,满脸苦笑道:“我们这里是医院,病人来医院看病,我们总不能把他们拒之门外吧?我也知道现在人太多了,这不正是我们最想要的结果吗?更何况,开门做生意,可从没有向外赶顾客的先例,难道你要让我派大量的保安人员,把这些人都赶出去?”

  “呃……”

  那助手闻言为之一怔,随即连忙开口说道:“院长,我并不是

  那个意思啊。我们医院的保安人数太少,根本就无法维持眼下的局面,为了避免发生人员踩踏**,为了应对突发状况,我们是不是采取夏院长的建议,申请派出所的警察同志过来帮忙,应该能把秩序维持好。”

  “嗯,这件事我亲自去办!”

  马建华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大家认可我们医院,认可我们的中医国术,这可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在我们医院出现了大问题,那就麻烦了。更何况,今天还是我们医院正式开门接诊的第一天!”

  ……

  中午十二点整。

  夏浩然一行人统一来到中医医院的餐厅用餐。

  “夏神医,我的夏大院长!”

  刚一落座,马建华留兴冲冲的扯起嗓子说道:“208啊!整整208位患者!仅仅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们就已经成功解决了208位患者,平均不到两分钟就治疗一个患者,而且无一误诊错诊,这简直就是近代医学史上的一大奇迹啊!”

  夏浩然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没看我蹲坐了一早上,话说的连嗓子都快嘶哑了吗?特么的,忙的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还真是曰了狗啊!”微微一顿,夏浩然接着说道:“不过,我估计人多也就是开业这几天了,往后患者也不可能天天都有这么多。而且,开业前三天属于特殊情况,我们还可以破例加班加点搞搞,但是三天后,就要严格执行事先定制的作息时间。我们中医医院,一定要有自己的逼格和作风!”

  “一定给我记住了,救死扶伤,是患者有求于我们,而非我们中医医院缺少病人。须知,我们的中医国粹不是那么廉价的!”

  “明白!”

  “对了,老卢,还有你们这些小菜鸟们,刚才观摩了一个上午,都有什么感想?”夏浩然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端坐的数十名学员,笑眯眯的问道。

  “很震撼……简直,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半晌,林东阳有些结巴的说道:“尤其是哪一位邪气缠身的患者,更是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和认知。”

  “哦?”

  夏浩然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之前就和你们说过,真正的中医,远非你们想象、你们理解的那么简单。比如说‘中医气’,比如说‘经脉和穴位’,在比如说‘邪气’,可能,这些名词概念你们之前也没少和人说过,但是真正知道并了解这些名词的人却少之极少。”

  “所以,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医,不但要对病人的病情、伤情有所了解,还要了解一些普通人难以触及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又都是迄今人类科学所不能解释的,甚至还将其称之为‘伪科学’和‘封建迷信’。就比如早上那位病人——中邪!”

  “在这世界上,除了人类已知的各种空气组成部分外,还有灵气、生气、死气、尸气、煞气、寒气、毒气……所以,以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病人,我们不仅仅要从病人的症状上去考虑和分析,也要考虑一些看似不科学的,但却真实存在的东西。”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21682/1018/